初之空

近期FF7中毒

© 初之空 | Powered by LOFTER

【FF7】蛇怪·14

萨菲罗斯从小就知道自己是特殊的。


有些差异显而易见,鲜明如白昼和黑夜之间的区别。有些不同则更加隐晦,和优异的身体素质、外貌形体、寿命智慧无关,描述的是他的存在本身。


——「雨林」中鲜少有独立存在的生物。


藤蔓攀附着树木,蝴蝶成群起舞。腐烂的植被下,形态各异的花草恣意生长。


不管是飞鸟还是游鱼,昆虫还是植物,哪怕是菌类,在地底下都和其他植物的根须缠绕伴生。


但萨菲罗斯没有同类。


只有萨菲罗斯,没有和他相似的同族。


到了万物歌唱的季节,一切都似乎和他无关。


夏夜的河畔黑暗潮湿,萤火虫的光芒忽隐忽现。固定的频率由两方交错,先由呼求的一方亮起光芒,在夜幕里编织出美丽的星光。之后光芒渐渐黯淡,如同灯盏熄灭下去,在紧接而至的黑暗中屏息静待回应。


不论是用声音还是肢体,气味还是色彩,世间的万物似乎都有能够和其沟通的对象。


而萨菲罗斯的「特殊」意味着独一无二。


他是最完美的、最独特的、同时也是最孤独的存在。


但是,正如同成年的野兽不会在意幼年时期的旧疤一样,萨菲罗斯并不在乎他的孤独。


不论是生是死,孤独才是存在的常态。


……孤独才是常态。


……


她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。


梦里的雨林阳光如雾,巨大的树木投下浓荫。银灰色的蛇鳞环绕着自己,背后持续传来低沉的震动。就像受伤的动物安抚自己会发出的声音一样,低低的震动声和缓绵长,听着听着便让人忍不住染上睡意。


因为这个梦境的缘故,她可能睡了很久。朦朦胧胧的意识清晰起来时,她花了好一会儿才认出这是某个楼层的实验室。器材和建筑废料被推挤到墙边,中间留出大片空地,看起来就像某种大型生物临时搭建的巢穴。


漫溢的水和燃烧的火光都消失不见了。空气安静冰凉。坍塌的天花板露出黑黝黝的豁口,实验室周围只有应急的灯源流动着蓝色的光芒。


断裂的肋骨似乎已经愈合,呼吸的时候不会疼痛。但她被压住了无法翻身,只能侧身躺在银灰色的蛇鳞中间。


虽然因为背对着萨菲罗斯的关系看不到他的脸,他身体的阴影将她笼罩在内,贴着她的胸膛持续传来低声的震动,就像某种难以抑制的本能一样。


他似乎在帮她疗伤,靠得这么近也是为了监测她的心跳。她的身体为了愈合伤势陷入昏睡的期间,巨大的银蛇就那么一动不动地将她圈在怀里。


也许是因为更习惯这个姿态,也许是因为这个姿态更适合防守,萨菲罗斯又变回了原本的模样。


意识到她醒了,压在她身上的重量往后撤离稍许。她微微转过身,萨菲罗斯的目光落在她脸上,细长的蛇瞳仔细观察着她此刻的神态。有那么一瞬间,他看起来几乎像是在提防她的眼泪。


陌生的液体涌出眼眶时,所有质问都蒸发消散,萨菲罗斯的表情当时一片空白。


那些冰冷磅礴的愤怒,如同深渊般的吞噬欲,就像退潮的海水一样,从他身上消失不见了。


因为伤势过重,她后来的记忆都有些模糊。再次醒来时,萨菲罗斯已经将她带到了远离爆炸中心的楼层,在废墟中清理出了一片空地,还用建筑废料和周围的器材搭了一个临时的巢。


想问的东西太多了,人类的语言从未像此刻这般贫乏。她撑起身,银灰色的蛇躯依然围拢在身边,斑驳的鳞片剥落不少,比起原先的美丽如今只剩恐怖阴森。但萨菲罗斯毫无反应,直到她的视线落到那些鳞片上,那些伤口才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。


很快,银灰色的蛇躯就恢复了原本流光溢彩的模样。


她眨了一下眼睛,然后又眨了一下眼睛。


萨菲罗斯的声音在耳畔响起。他问她:


“为什么哭?”


他低头望着她,仔细观察她,似乎并不明白他之前说的话,那些关于她是如何影响他的话,隐藏着怎样的含义。


她站起身,旁边的蛇鳞贴过来,不动声色地托了她一把,让她在原地站稳了。


这么巨大的体型,要在废墟里行动并不容易。


她强迫自己先去考虑其他。比起自己的感情,先将思绪转移到其他更重要的事情上。


“……你能控制自己的形态吗?”


碧绿的竖瞳微微眯起,萨菲罗斯的目光在她脸上定了片刻。


高维度的存在将自己折进更低维度的空间时,周围的世界就像按下了暂停键。当萨菲罗斯完成形态的转换时,凝固的时间忽然解冻,巨大的蛇躯消失不见,银发碧眸的男人站在空空荡荡的实验室里,苍白健美的身躯看起来就像陈列在博物馆里的大理石雕像。


……人类和大理石雕像不同,需要穿衣服。


虽然萨菲罗斯对气温的感受估计和人类并不一样,她找到特种兵的换衣室,从里面翻出一套萨菲罗斯勉强能穿的制服。


宽肩窄腰的身材原来这么麻烦。黑色的裤子和长靴都不是问题,但无袖的高领毛衣太紧了套不上去,要怎么拉上制服外套的拉链则是个挑战。


她提着拉链,从下往上试了几次,拉链每次都卡在萨菲罗斯胸口。


沉默片刻,她松开手。


在她的注视下,那个拉链缓缓滑回了原本的位置。


提上去,掉回来。


拉上去,又滑回来。


这么重复试了几次,不管她怎么努力,拉链就是拉不上去。


还好不是衬衣。要不然扣子估计都已经崩到她脸上了。


“……怎么了?”


“……没什么。”


她换下血迹斑斑的实验服,穿上一套干净的制服,心想:上衣不穿就不穿吧,萨菲罗斯会纡尊降贵愿意穿人类的衣服已经足够了。


解决穿着后,接下来还需要解决食物的问题。她已经大概判断出了两人现在的楼层。海德格炸毁了地基,研究部门现在大半都埋在废墟里,各个楼层受损的程度估计不一样,她只希望员工餐厅还留了点物资,要不然在两人找到出路前,要怎么填饱肚子都是一个问题。


她推开凹陷变形的金属门。空空荡荡的餐厅沉睡在深夜时分一般的寂静里。


万幸的是,厨房的受损程度还不算太严重。她找到几袋培养肉,这些是研究部门通过培育动物的肌肉细胞制造的食物,神罗据说打算用来解决粮食危机,在广告里吹得天花乱坠。


事实是,哪怕是研究部门的底层员工,看到餐盘里出现的培养肉也很难感到惊喜。


她将那些食物堆到萨菲罗斯面前。两人坐在餐厅里最完好的一张桌子旁边。


昏暗的环境里,墙边和地缝里的应急灯成了唯一的光源,像深海里的浮游生物一样游曳着幽蓝的光芒。


“我不需要像人类那般频繁地进食。”


动作微顿,她点了下头,将手收了回去。


片刻后,她从口袋里摸出什么东西,再次放到萨菲罗斯面前。


“至少吃一点这个吧。”


巧克力在平时是高级品,是底层的工作人员很少能获得的奢侈食物。她也没想到自己能在厨房发现这种东西,运气好到她自己都有点意外。


“这种食物的热量很高。”


一边这么说着,她撕开营养剂的口子,将袋子凑到嘴边。


见到她开始进食,萨菲罗斯终于伸出手,拿起放到他面前的东西。


“……好吃吗?”她问他。


“巧克力据说能让人产生幸福的感觉。”


她的语气和眼神,隐含着自己都未察觉的期待。


停顿片刻,萨菲罗斯说:“……那是什么?”


“……?”


“幸福的感觉。”


萨菲罗斯的这句话把她问住了。


她放下手里的营养剂。


他人口中的幸福是什么?


……是不难过的感觉吗?


但负面情绪的缺席不代表正面情绪的存在。没有不开心,并不代表一个人很快乐。


她看着萨菲罗斯。两人能现在这样面对面地坐在餐厅里,让现实变得像梦境一样荒诞而奇妙。


也许下一刻重力会消失,周围的桌子和椅子都会像宇宙中的尘埃一样漂浮起来。也许外面的世界已经不复存在,这个废墟里的餐厅是人类社会仅存的遗迹。


宇宙从一场大爆炸开始,人类所建立的现实也在一场爆炸中一并消失。


这个时间和空间没有任何规则,一切从头再来。蛇会变成人,人类会长出鳞片。厨房里的食物想拿多少就拿多少。没有上班和下班的时间。什么都没有,因此也什么都有。


周围静悄悄的,很容易让人产生一种世界上只剩下彼此的错觉。


她听见自己说:“……幸福是想停留在此时此刻的感觉。”


也许她已经死于失血过多,意识正停留在生与死之间的某个缝隙里。


萨菲罗斯不置可否。他将手里的食物递到她面前,示意她也尝一口。尽管不知道萨菲罗斯这么做的用意,停顿片刻后,她放下手里的营养剂。


“那些人类的说辞是正确的吗?”


苦涩而微甜的味道在口中融化开来。细长的蛇瞳映出她的身影,观察着她的反应。


这种高热量的食物,会让人产生想要停留在此刻的感觉。


“……对我来说是的。”


她知道自己不应该继续说下去,但还是鬼使神差般地开口:


“你呢?”


时间可能过去了许久,也有可能只静止了一瞬。瞬间和永远的界限从未像现在这般模糊暧昧。


萨菲罗斯说:“也许。”


寂静中,她听见了自己心跳的回声,听见了已经坏掉的钟表,指针忽然重新走动的声音。


那些声音极其细微,微小得如同墙壁中的裂缝,冰川深处解冻的气泡。深海的水流开始涌动,无光的黑暗翻起了波涛。


她意识到她得转换注意力。现在——立刻。


她离开桌边。“我再去找找看有没有别的东西。”


她转过身,还未踏出一步。


“你的心跳变快了。”萨菲罗斯用陈述事实的语气说。


他的声音平滑无波。但她如果此时转过头,就能看见他瞳孔中间洇开的裂缝。


萨菲罗斯站在她身后,巨大的阴影笼罩下来,那些影子沿着地板蔓延到墙壁和天花板上,就像漆黑的蟒蛇一样,蜷伏的身躯随时都会舒展开来,遮去本就微弱的光线。


“你身上没有恐惧的味道。”他慢慢继续道,“但你的心跳为什么在变快?”


“……”


后颈汗毛倒竖,奇怪的、微麻的眩晕感涌上来。她稳了稳心神,转过头,碧绿的蛇瞳映出她的身影,瑰丽妖异似神话中描绘的生物,是不应该存在于现世的东西。


“因为你也会影响我。”她说,“我们扯平了。”


“……影响。”萨菲罗斯复读她的话。同样的音节,由他说出口时沾染上了不一样的意味。


“怎么影响?”


萨菲罗斯望着她,眼底深处敛着粼粼幽光。奇怪的氛围在两人周围流动,无数看不见的丝线编织成了一张巨大的网。


她感觉他在研究她,想要剥开她的血肉,将她的心脏、将她的一切看得更加清楚。


让他的心脏为之跳动的是哪个部分?


让他移不开目光的东西在哪?


……不知道是谁先低下头,谁先仰起了脸颊。凑近的呼吸试探性地彼此相贴,鼻尖的软骨轻轻碰在一起,她顿了一下,慢慢抬起眼帘。


原本细长的竖瞳,漆黑的部分吞噬了周围的光圈。


和萨菲罗斯四目相对时,她的大脑好像空白了一瞬。萨菲罗斯的意识像冰冷的海水一样渗进来,如同浓墨一般氤氲扩散。


“……利娅。”


现实和脑内的声音重叠在一起,萨菲罗斯的胸膛震动起来。他从她的记忆里探取到这个名字,立刻就像找到猎物的蛇一样,用自己的声音将那个名字紧紧缠绕起来。


苍白的手插进她的头发扣住她的后颈。周围的阴影窸窣涌动起来,萨菲罗斯从喉咙深处发出近乎柔软的声音,用诱哄的语气说:“张口。”


萨菲罗斯说他不需要频繁进食,并没有说他不感到饥饿。

评论 ( 31 )
热度 ( 340 )
  1.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